望春山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刀铭为山,剑铭为雪。
【骁将里翩翩君子 重斧中傲然剑宗】

记得我女神之前在一篇文里面 写一位药谷传人背负着被屠尽家门的血海深仇  却由于自己的一分怯懦一分自卑  只敢独身在外想方设法复仇,纵然有毒手盛名流传,却始终不曾真正承担起药谷后人传承、济世的责任 直到某一天他终于机缘巧合之下得报大仇——也是他久经筹谋,他在了却心愿的一瞬间,才真正突然意识到——他的家人、师门,那些他曾厌恶的课堂与药草,都成了火中劫灰,纵然他手刃仇敌,也只是一个不会救人、本领稀松的年轻人,在他人眼里他甚至都没有一点最基本的悬壶之德……他自认是不配以药谷遗孤自居的。  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。”  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命运莽莽,而人独行;世事变换,唯有悲愁不可言的感觉吧。天下哀霜,人若转蓬。

评论

热度(1)